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17年台北网红惨遭奸杀,模特闺蜜成头号凶嫌,DNA引发惊人反转

2023-01-07 21:17:08 2884

摘要:大家好,这里是没药花园。今天的案子发生在2017年的中国台湾,网红模特陈可缃陈尸台北市某大楼地下室,惨遭奸杀。警方锁定凶手是陈可缃的闺蜜梁思惠以及梁的男友程宇,这起案子被台湾媒体称为“蛇蝎闺蜜诱杀案”,梁思惠也遭到了全网辱骂。然而出乎所有人...

大家好,这里是没药花园。今天的案子发生在2017年的中国台湾,网红模特陈可缃陈尸台北市某大楼地下室,惨遭奸杀。


警方锁定凶手是陈可缃的闺蜜梁思惠以及梁的男友程宇,这起案子被台湾媒体称为“蛇蝎闺蜜诱杀案”,梁思惠也遭到了全网辱骂。


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,案情发生了惊人的逆转……


一、奇怪的注音文


2017年3月1日那天,22岁的陈可缃没有回家。


陈可缃出生于宜兰县冬山乡,英文名叫Naomi,是台湾小有名气的网络模特。根据陈可缃姐姐ins上的文字内容推算,陈可缃应为22周岁(遇害时还没过生日),虚岁24岁。


(陈可缃)


陈可缃家中除了父母,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,名叫陈可颉。陈家姐妹相貌姣好、青春可人,在宜兰时就备受瞩目,之后这对姐妹花又到台北发展。


(左为姐姐陈可颉,右为妹妹陈可缃)


姐姐陈可颉在某珠宝店工作,因美貌多次被媒体采访,还被誉为“全台最美珠宝店员”。


陈可缃则专职网络模特,偶尔也会接一些外拍的兼职工作,还曾代言过电竞游戏。陈可缃的社交媒体上,有不少产品推广的内容,文字都写得很详尽很周到,接外拍工作的时候,天不亮就会起床自己化妆做准备,看得出是个工作努力认真的姑娘。


(陈可缃社交媒体上的产品推荐内容)


案件发生时,陈可缃刚刚到台北打拼不过几个月,在新北市(新北市全境环绕台北市)板桥区租房居住。


2017年3月1日上午10:29,陈可缃离开了住处,她穿着打扮相当用心,看上去似乎很开心,然而从此之后,陈可缃就失去了音讯。


陈可缃的姐姐陈可颉不停地联络妹妹,焦急地打了几十通电话,可妹妹不接电话,过了很久才回了信息,却对自己身在何处闪烁其辞。不但如此,信息中的措辞也和平时迥异,比如会使用“窝”而不用“我”,还频繁出现一些奇怪的注音文。


“注音文”又叫“古锥文”,源于北洋军阀时期,以“ㄅㄆㄇ”等注音符号取代中文字,随着1950年汉语拼音的推行,注音文如今就只剩下台湾还在使用。


台湾的新生代网民们,常常大量用注音符号代替汉字,算是网络时代一种新型华语文体,比如“ㄋ看ㄉ懂这句话ㄇ?”(你看得懂这句话吗?)、“ㄅㄎㄑ”(不客气)、“ㄏㄏ”(呵呵)等等。


注音文在台湾颇为流行,使用者认为注音文显得清新可爱,不过也有一部分人相当反感,认为注音文很做作,还会给对方造成阅读困难。陈可缃就属于后者,平时很少使用注音文,所以陈可颉读到“妹妹”满是注音文的信息,就感觉事情不妙。


(左为姐姐陈可颉,右为妹妹陈可缃/陈可颉INS)


于是,陈可颉前往陈可缃租屋处的板桥辖区派出所,报案进行失踪求助,派出所对陈可缃的手机进行定位,发现手机显示的地点,竟然是距离新北100多公里以外的台中市。


陈可颉和自己的男友连夜赶往台中市,同时她不停地联系其他亲友,询问妹妹的去向。


经过多方追问,陈可颉发现,妹妹白天似乎有一份外拍的工作,这份工作是陈可缃的同行好友梁思惠帮忙介绍的,摄影师则是梁思惠的男友程宇


(梁思惠)


陈可颉去脸书上找人,但梁思惠的脸书一直处于下线的状态,找到梁思惠的住处,梁的母亲说女儿去了台中,给梁思惠的男友程宇打电话,则一直无人接听。


(右为程宇)


直到3月2日凌晨2点前后,陈可缃的亲友才终于和梁思惠取得了联系。


(“梁丝穗”是梁思惠的艺名)


当陈可颉焦急地追问妹妹的下落时,梁思惠却矢口否认,称陈可缃和“厂商”在一起,陈可颉又问“厂商”是谁,梁思惠则声称自己不知道,又给出了几个电话号码让陈可颉联系(这些号码一律打不通)。


当天陈可颉和男友,以及其他亲友在台北、台中两地跑,不断地寻找线索。


这些人不断地联系梁思惠,梁思惠则显得无辜又不胜其烦,3月2日清晨还愤怒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:“这辈子遇到最瞎的事情就是说我绑架陈可湘”(陈可缃的名字写错了,原文如此)。


在这期间,通宵不眠的陈可颉,不停地拨打妹妹的手机,却一直无人接听,然而在3月2日早上8:10,手机突然接通了!


陈可颉欣喜若狂地呼叫妹妹的名字,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。对方告诉她,自己是台中市的长荣桂冠酒店(五星连锁酒店)的员工,在备品间里捡到了这部手机,正要去报失的时候,恰巧陈可颉打来了电话。


40分钟后,陈可颉飞奔到酒店,认出手机是妹妹陈可缃的,于是立刻打电话向台中市警方报警。


陈可颉想进入酒店寻找妹妹,酒店方以保护顾客隐私为由拒绝。接案的台中市警察局第六分局和酒店高层沟通,终于说服长荣桂冠酒店提供住客信息。


结果发现,梁思惠及其男友程宇,就赫然出现在酒店入住顾客的名单上。


二、“闺蜜”模特和她的“小开男友”


梁思惠艺名“梁丝穗”,22岁,和陈可缃是同行,经常和其他模特们一起聚餐、庆生,社交媒体上也能看到不少合照。


案发之后,台湾媒体纷纷将梁思惠称为陈可缃的“闺蜜”,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,陈、梁两人之间的交情并不深。


比如梁思惠一直将陈可缃的名字写错、对陈可缃也不怎么了解(这一点会在后文详谈);和陈可缃很亲密的姐姐,也没有梁思惠的联系方式(甚至似乎都不认识梁),所以两人只能算是关系不错的同行。


(梁思惠作为模特参加某派对时的留影/李钟泉)


梁思惠出生于台北市南港区,父亲曾是派出所警员,和前妻生有一子,后来因为性格不合离婚。梁思惠的父亲退休后,回到祖籍广东梅县探亲,结识了第二任妻子、也就是梁思惠的母亲,婚后返回台湾定居。


梁思惠父亲的退休金不少(台湾警察的福利待遇非常好),梁思惠母亲是个糕点师,收入也不低,家境算得上宽裕,两人又生了两个女儿,大女儿就是梁思惠。


梁家的两个女儿都很漂亮,不过梁思惠不爱读书,案发时她正就读岭东科技大学进修部二专二年级,因为没有按时注册,被学校退了学。


2015年时,梁思惠曾和台湾知名油管博主圣结石交往过,不过两人分手时闹得很不愉快,梁思惠指责对方劈腿,还在网络上公布了前男友的手机号码、住址等个人信息,之后双方也互撕不断。


大概在2017年初,梁思惠结识一个新男友,据说是个开名车、持黑卡、遍身奢侈品的24岁富豪小开,更自称是曾入围普利策奖和索尼世界摄影奖的知名摄影师,这个新男友就是案发时和梁思惠一同入住长荣桂冠酒店的程宇。


梁思惠和程宇相识后,很快就同居了,2017年农历新年前后,梁思惠的父亲突发心肌梗塞亡故,梁思惠家办丧事的时候,程宇也都在场,至于他做了什么,我们后文会讲。


确认住在酒店的就是梁思惠和程宇后,台中市警方在系统中查询了两人的名字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梁思惠倒没有什么案底,程宇却有多次诈欺、过失伤害的前科,还因为强奸罪正遭到台北警方通缉。


3月2日中午12:45,程宇和梁思惠从酒店退房离开,一到门口,台中市第六分局的警员们就逮捕了两人。


之后,警方搜查了两人之前入住的1122号房间,在浴室的垃圾桶里,发现了陈可缃的健保卡(类似于医保卡)、驾照、身份证和钥匙。


对程宇进行搜身的时候,又在他身上发现了陈可缃的悠游卡(交通卡)、信用卡和金融卡。


警方又调出酒店监控,发现3月2日凌晨02:39,程宇离开了房间,进入同楼层电梯旁的备品间,又在02:40返回,丢弃陈可缃的手机的人,显然就是程宇。


程宇的前科和种种证据,让警方认定他一定和陈可缃的失踪脱不了干系,于是先以程宇身上的通缉案为理由,将两人扣在警局,不停地追问程宇陈可缃的去向(此时警方还抱有陈可缃尚存活的希望)。


程宇则不断用一个又一个谎言敷衍警方:他先说两人拍完之后,陈可缃又被新北市一位姓张的摄影师带走了,自己则恰好见到她落下了皮包,于是顺手牵羊。


台中警方随后向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查询,却发现这位“张姓摄影师”(其实此人根本不是摄影师,而是程宇的前友人,还曾在家中收留程宇数月)早在两个多月前就去了杭州,而且一直未归。


(远在杭州也被程宇诬陷的“张姓摄影师”)


接下来程宇又说,陈可缃因为和男友吵架,工作结束后就一个人走了,说想要“独自静一静”,可警方询问陈可缃的男友,却发现两人感情稳定,根本就没有闹矛盾;


虽然这些说辞全都不堪一击,被警方轻易驳回,但警方始终无法松动程宇的心防。此时已是3月2日晚上,于是警方决定,把程宇带到新北市中和区,让他指出陈可缃被“关押”的所在地,如果被逼面对无法圆谎的困境,程宇是不是会动摇呢?


为了防止程宇和梁思惠串供,两位刑警分别开两辆车,带着两人开车前往新北市。刑侦队小队长谢忠宏押解梁思惠,程宇则由侦查佐(台湾警察职务名称)陈芳民负责。


一路上,谢忠宏偷偷观察梁思惠,她似乎置身事外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
另一辆车上,程宇也表现得极为冷漠,对警方的话充耳不闻,只是低着头,似乎盘算着什么。


警车在夜幕中飞驰,陈芳民开始大谈之前刑侦时出现的灵异事件(台湾比较信这个),并暗示说,如果陈可缃已经遇害,冤魂就会在12点钟来找你。隔了一会儿,程宇不慌不忙地说道:


“那警察先生我告诉你,我把她丢在哪里了。”


三、地下室的女尸


说完这句话之后,程宇“坦白”了自己的罪行,并告诉警方,陈可缃的尸体,在台北市南港区。


(案发地点:台北市南港区八德路四段871号万象大楼,地下室是废弃的商场)


两人的对话如下:


陈芳民:是不是你跟你女朋友小惠一起约被害人出来的?

程宇:对。

陈芳民:你女朋友知道她(陈可缃)被你杀害了吗?

程宇:知道。

陈芳民:她(梁思惠)做什么反应?

程宇:傻住然后就很慌张。

陈芳民:所以你们就跑到台中去,是不是?

程宇:对——我能不能抽根烟?


陈芳民回忆说,承认自己杀人时,程宇毫无愧疚和难过,反而悠闲地向刑警们讨烟抽。他还告诉陈芳民,梁思惠现在手上戴的表,也是陈可缃的。


陈芳民将这个信息悄悄通知了谢忠宏,谢忠宏于是询问梁思惠手上手表的来历,梁思惠则淡淡地说道:“自己买的啊。”


3月3日凌晨2点左右,台中警方的警车,开进了台北市南港区的万象大楼,台北市南港分局的警察们也随后赶来。他们由程宇带领,走进了这个荒废多年的地下商场,梁思惠也跟着谢忠宏一起进入了案发现场。


陈可缃的遗体,被丢在一个黑暗的隔间里,尸身上覆盖着一块木板,颈部紧紧缠绕着一根皮带(陈可缃自己背包的包带),赤着脚,内衣内裤被丢弃在一旁。


谢忠宏转向梁思惠,告诉她“小缃被杀害,死在里面”,梁思惠大叫一声,不断地喊道,“怎么这样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
接下来,警方对两人分别展开讯问,却得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:


程宇的版本:


梁思惠是本案的主谋。梁思惠认为自己姿色胜过陈可缃,事业上却远远不及陈发展得好,还曾被陈抢走代言。梁思惠只能到“八大行业”(和色情擦边的特种营业,比如夜总会、舞厅)兼职,甚至沦落到“接S”(卖淫),对陈可缃嫉恨已久,于是教唆程宇杀害对方。


梁思惠先是以借口外拍工作,将陈可缃约出来,让程宇对其性侵并抢夺财物,给陈可缃“一个教训”。梁思惠还帮程宇脱掉了陈可缃的衣裤,以方便他进行性侵,这个过程中还手持手电筒为程宇照明(案发地是荒废的商场,没有光源)。


这期间陈可缃频频呼救,梁思惠用手电筒猛敲陈可缃的头,最后又指使程宇将陈可缃绞杀灭口,而他只是“配合行凶”。


程宇又称,梁思惠戴上了陈可缃的手表,还把陈的手机壳藏在卧室里(之后被警方找到),之后两人一起畏罪逃到了台中。


梁思惠的版本:


听说自己被指控杀害陈可缃,梁思惠跪地大哭,称她与陈可缃“情同姊妹”,自己听男友说有个工作机会,特意为陈可缃介绍,陈可缃还感动不已。她称自己当天都在家休息,有不在场证据,对陈可缃遇害的事一无所知。


至于陈可缃的手表,梁思惠称自己只是当作男友的旧手表(陈戴的是中性表)。和程宇的言之凿凿不同,梁思惠对警方所有的诘问,要么呆滞地回答“不知道”,或是干脆保持缄默。


四、令人迷惑的物证


按照两人的供述,警方开始搜集相关物证,却令这起案子更加扑朔迷离。


他们先是查看了案发大楼的监控,发现在3月1日12:34,的确有一男一女进入了案发大楼的地下室,程宇称,这正是自己和梁思惠。梁思惠却说此人虽然和自己形似,但绝对不是自己,是“神秘第三者”,还希望警方派专员寻找这位“神秘第三者”女嫌犯。


程宇还告诉警方,陈可缃是从大楼另一侧进入的。警方又调出了另一侧大门的监控,在案发时段里,的确出现了另一名女性的身影,和陈可缃酷似。


在案发现场的楼梯间,警方发现了被害人的鞋子、两个口罩和一只空矿泉水瓶,程宇称口罩分别属于自己和梁思惠,矿泉水也是梁思惠在路上的7-11买的,警方随即将这些物证送往实验室进行DNA检测。


接下来他们又对现场鞋印采样,却只发现了程宇一人的鞋印。但梁思惠的手机信号,却又出现在案发现场,冒充陈可缃回复亲友的那个人,用语言风格又和梁思惠极为相似……


面对这些矛盾的证据,警方也疑惑不已。一方面,程宇言之凿凿,梁思惠身上又有诸多疑点。


另一方面,从鞋印采证结果来看,梁思惠似乎又不在现场,而且程宇需要用背包包带拖拽尸体,也说明现场无人帮助搬运弃尸,从这点推断,也像是单独犯案。


当然,等到口罩和矿泉水瓶的DNA检测结果出炉,自然就可以厘清这点疑问,但DNA检测需要2-3天,可此时距离案件送检的最后期限,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。


所以警方对梁思惠是否涉案虽然存疑,但因为无法排除她的嫌疑,还是决定将她送检。3月4日,士林地检署检察官复讯后,向士林地方法院申请羁押监禁,将二人分别收押于土城看守所和土城女子看守所。


(程宇被送检收押)


梁思惠被收押后,台湾的网友疯狂涌进她的脸书,诅咒谩骂。名嘴们在节目里痛斥梁思惠的蛇蝎心肠,大肆讲述她的阴险罪行,仿佛自己身临其境。


(梁思惠被送检收押)


各家媒体也纷纷扒出梁思惠的“黑历史”:在“八大行业”陪酒、父丧不到50天就杀人、过分P图、爆出她的“素颜照”,称其为“女版蛇精男”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